牛奶不加糖

【苏靖】片段

其实这也就是一个片段,算不上是正文,然而我不会写权谋,就只能写情长了,ooc是一定的=_= 手机码字好痛苦(ಥ_ಥ),昨晚码在电脑上,没有网然并卵。
至于cp,看我的标题就知道了,没有肉也是苏靖【躺】

   正文:

午夜时分,万物静寂,所有人都沉浸在睡梦中,可偏偏这所府宅中有人睡得并不安稳。冷汗布满额头,口中喃喃着什么,可是即使在如此安静的时刻也听不得清,只依稀听得“景琰……”“莫怕……”等字眼,竟含着无限的温柔。

     片刻后,那双眼睛猛的睁开,那人猛的坐起,似是惊醒,环视了一下屋子,松了一口气却又像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 梅长苏坐在床上,待思绪回笼,便披衣下床走到窗边。夜里更深露重,他的身子又大不比从前,这寒气能少受些便少受些吧,他还要养着这副身子回到那金陵城,他还要为他七万赤焰大军讨回一个公道,他还要……再见那人一面。他九死一生从地狱爬到人间,这颗心早已堪比铁石,可是一想到那人又柔软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 “景琰……唉……”梅长苏暗叹一声,他是知道那人的脾气的。初时那几年,他几乎夜夜梦魇,不是梅岭一役他赤焰大军被屠杀殆尽,便是那人倔强的性子惹得那多疑的帝王连父子之情都不顾……醒后又急忙遣人去打听,虎毒不食子可不适用在帝王家,得知那人不受重视,被派去四处征战,不由松了一口气。景琰的性子并不适合朝堂的尔虞我诈,离了那权利中心也好,却又不免担心起来,沙场上刀戟无眼,他萧景琰又是个事事身先士卒的主,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又添了多少伤疤。只是他谋局未全,不敢轻易现身,只得派盟中人士去打听,一来二去,竟让江左盟上下都默认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,凡事和靖王有关的消息一律最先上报,便是没有也要去打听,倒是让他哭笑不得,不过那也是事实罢了。

     后来江左盟逐渐壮大,便在景琰的军中留了一两条暗线,将那人的近况都报与他知晓,遇到疑难是也悄悄派人去助他,仔细叮嘱莫要留下丝毫线索,让那人察觉到什么。虽说景琰迟钝到要他说的万分直白才明白他的心意,不过谨慎点总是好的。

     如今,景琰换防回京也快到金陵了吧,梅长苏抬头看着窗外皎皎的明月,那清冷的月光总让他想起那人的眸子,竟已十二年不曾见过了。十二年了啊,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景琰从东海给他带回的东珠。

     关上窗户,回身走向床边。他前些日子得到消息太子和誉王派的人快到江左十四州的地界上了,昨日又收到了萧景睿邀他去金陵养病的信,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,这金陵城风云将起。

评论(2)
热度(19)
©牛奶不加糖 | Powered by LOFTER

盾冬/evanstan
↑底线,不能碰
洁癖严重。